音乐才子——谢国华

发布时间:2006-05-25浏览次数:3

  江淮晨报15 谢国华,贵宾会官方网站艺术学院教授,我省著名作曲家、国家一级作曲。坐在记者面前的谢国华,温文尔雅,言谈举止都显露出良好的修养。在安徽音乐界,谢国华是有名的才子,他在中学时就显示出了过人的音乐才能,上初中时就开始发表音乐作品,1958年还是高中生的谢国华就在中国音协主办的《歌曲》杂志上发表了自己创作的歌曲《老天认输了》,这首歌曲还参加了安徽省歌舞艺术节,是唯一一首创作歌曲,其后又被上海交响乐团改编成男高音独唱。从1980年以来,谢国华创作了大量舞剧音乐、话剧音乐、影视音乐、杂技音乐、歌曲及mtv作品,并多次在全国、全省获奖,祖海等知名歌手都演唱过他创作的歌曲。然而这样一位音乐才子,在人生的道路上却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与挫折,他的人生经历可以说带有着传奇色彩。

  曾在体操队弹了20年钢琴

  1959年,谢国华考入安徽师范大学艺术系,一年后该校与安徽艺术学校合并为安徽省艺术学院,谢国华成为了该院第一届毕业生。1961年大专毕业的谢国华因家庭出身不好,被分配到安徽省体委在体操队弹钢琴,这一弹就是20年,直到1980年他才调回省艺校当老师。在这20年中,因为历史的原因,谢国华遭遇了许多磨难,从一个家境富裕的富家子弟一下沦落到社会的最底层。谢国华说,这20年的经历让他知道了什么是苦难,他曾经沉沦过,甚至想过自杀,但最终他还是觉醒了,他明白自己的使命还没有完成。

  天性乐观豁达的谢国华,现在回头看这段经历,感觉收获还很大:磨练了意志,使自己变得更坚强;从事体育的人大多性格豪爽,他的个性在潜移默化下也变得开朗、大度;经常随体操队到各地演出,每到一个地方就找当地的民歌作曲家搜集当地民歌,多年下来成果斐然;每天天不亮就和运动员一起跑步,让自己养成了爱好运动的习惯,身体也一直都很健康。

  没进过音乐学院的作曲家

  谢国华说,自己最大的遗憾是没有进音乐学院学习过一天,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有两位老师对他影响重大。芜湖一中的老师,是谢国华的音乐启蒙老师,他每周都在家中为学生举办一场唱片欣赏会,播放各种名曲给学生听,一晚上听下来收获不亚于听一场音乐会。三年100多场音乐会的熏陶,为谢国华打开了通往音乐殿堂的大门,也为他将来作曲打下了坚实基础。他还从崔老师那学到了很多做人的学问,也获得了学习音乐的信心,在以后帮助他渡过了人生最困难的一关。

  谢国华的另一位恩师是蒋小风老师,他与谢国华一样也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他是建国后我国第一批交响乐作品的作者之一,文革中,从中央音乐学院被下放到合工大收发室。这位老师非常有能力,他教会了谢国华用世界的眼光看每一位音乐家,并且帮助他过了中国人最难过的和声关,从而提高了他的艺术层次。虽然有了名师的指点,谢国华自己也毫不放松学习,他在体操队弹钢琴时,凳子旁总是放着一本音乐理论书,工作一停就在平衡木上做功课。

  正是有着这样的积累,谢国华刚调回艺校很快就出成绩了。1980年,谢国华参加了文化部举办的第一届全国舞蹈比赛,他作曲的舞蹈《女娲》获得了音乐创作奖,他开始在音乐事业上崭露头角。1984年,谢国华作曲的舞蹈《冬兰》在安徽省首届江淮之秋歌舞节上大放光彩,将创作一等奖、舞美设计特别奖、优秀演出奖、演员一等奖等多个奖项揽入怀中,还受到文化部邀请赴京向全国公演。音乐界、舞蹈界对《冬兰》也都大为称赞,称其为安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舞剧。后来,谢国华又创作了抒情歌曲剧《冰湖上的篝火》,也被文化部点名去北京公演。2002年,谢国华又获得文化部金狮杂技比赛作曲奖。虽然得奖无数,但谢国华认为获奖并没有什么意义,关键是起到台阶的作用,为后人树立超越的目标。

  用爱给学生铺路的好老师

  终身感怀两位恩师的谢国华,自己也成为了一位对学生影响深远的老师。他和现任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徐昌俊就有着一段非常特殊的师生关系。当年谢国华还在体操队弹钢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的琴声吸引了艺校学生徐昌俊,学打击乐的徐昌俊非要追着谢国华学弹钢琴,谢国华觉得他有天分,可遇不可求,就收下了这个学生。后来,徐昌俊曾想打退堂鼓去考大学,是谢国华给了他鼓励,使他能坚持走音乐之路。1981年徐昌俊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

  当了23年艺校老师的谢国华说自己是一个严格的老师,也是一个会用爱心给学生铺路搭桥的老师。他在教学中特别注意两类学生,一类是有才能的,一类是家庭条件差但是非常热爱音乐的学生,尤其是对第二类学生,他付出了很多爱心。他会给这些钢琴基础差但他认为有音乐天分的学生每天晚上义务补课,还会加强对他们的基础训练,用爱去教学就是他教育的秘密。

  在其位谋其政的人大常委

  身为省人大常委的谢国华,自认做人就要做一个真正负责的人,在其位谋其政,作为省人大66位常委中唯一一位文艺界代表,他最关注文化发展的问题,尤其是对无形文化遗产的保护。他认为文化总是要在继承的基础上才能发展,对黄梅戏、徽剧等无形文化遗产的保护问题就显得格外重要,政府应该把有限的资金投在文化保护上,就像英国对待莎士比亚、日本对待歌舞伎一样,但是目前国内在鹨豢樽龅没狗浅2还弧r虼耍还岢觯紫扔χ孕枰;さ奈幕什星謇砗土炕晕扌挝幕挪谋;ひ萜涔桃帐醯奶氐憷唇校盟绦?/span>在生活中,如黄梅戏经典曲目《天仙配》就仍然要演。

  谢国华对黄梅戏的发展也非常关心,他说现在都在讨论黄梅戏的像与不像问题,其实这就是继承与发展的问题,不像死路一条,太像也是死路一条。没有异质文化的介入黄梅戏很难有质的突破,这就需要第一要格外谨慎,应深入地充满感情地对待黄梅戏传统音乐;第二要格外大胆地借鉴当代音乐成果。谢国华最近刚刚为黄梅戏电视剧《明月清照》作曲,他就尝试着把一些异质的东西与当代观众的审美趣味结合起来进行创作。相信这又是一次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创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