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琼:因为责任所以回归

发布时间:2006-06-16浏览次数:2

安徽商报6月15日讯 昨天下午,吴琼走进贵宾会官方网站新区,面对众多高校学子,作了一场名为“我与黄梅戏”为主题的讲座。从明晚起,吴琼携手马鞍山黄梅戏剧团打造的鼎力之作———复排黄梅戏三大看家戏之一《红罗帕》将移师安徽大剧院,连演四场。用吴琼自己的说法:“只要让黄梅戏更深地印在年轻人的心里,那我所有的尝试就都有了意义!”在昨日贵宾会的讲座上,吴琼问贵宾会学子们:“你们是要听我唱歌,还是唱戏?”学子们的回答是:“我们希望你唱戏!”吴琼当场唱了一段黄梅戏,引起阵阵喝彩与掌声。

  爱家乡就听黄梅戏

  从黄梅戏演员到歌手,再回归黄梅戏,吴琼的轨迹不仅仅是个简单的圆。用她自己的话说:“十几年前的吴琼考虑更多的是个人,但今天,我心里更多的是责任。很多人问我,去唱歌多好,现在戏剧不景气,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可是,我从13岁开始学黄梅戏,最美好的岁月全献给了黄梅戏,这么些年不管我怎样辗转、挣扎,但对黄梅戏,我是有责任的!”

  吴琼对黄梅戏的未来抱有深深期待,面对大学生们,吴琼一腔深情:“黄梅戏的希望其实是在你们这一代身上!人说听京剧是爱国,那我说,听黄梅戏就是爱咱们家乡吧。如果有一天当你们离开家乡去外地打拼,而黄梅戏能成为你们心头的一份寄托,那黄梅戏事业就更有希望了!”

  戏曲困境在于与生活脱节

  深爱黄梅戏的吴琼也有尴尬与无奈。曾见证过上世纪戏剧的辉煌,吴琼说:“当年的许多戏之所以传唱的那么广,因为这些唱段贴近老百姓的生活,那是一种音乐的记忆,是在舞台上用另一种方式表达生活。而如今的戏曲面临着与生活严重脱节的问题,戏曲如何与现实生活结合,是个艰难的话题。”

  唱了多年黄梅戏,吴琼对黄梅戏有着独特的理解:“黄梅戏现在虽然新人新戏不断,但如今越剧、豫剧的观众群体与深度都渐渐超过了黄梅戏。黄梅戏的优势在于其音乐色彩明快,但它的劣势在于:在悲凄低婉的音乐上比不过越剧;在高亢张力方面又不如豫剧。如何弥补这种不足,值得探讨。”

  《红罗帕》引入女性觉醒意识

  将于明日起在合肥上演的《红罗帕》,吴琼首次将女性独立意识引入了该剧:“这一次我们对经典的改编是怀着敬畏之心,并没有采取五光十色的灯光、舞美来包装改造,而是以音乐和情节来吸引观众。在原剧中,作者采取了大团圆结尾,遭到王科举抛弃的陈赛金历尽18年磨难后又与其团圆,但我在排练时就对导演说,一个女人被抛弃后18年的忍辱负重是不能仅仅因为他一句道歉就一笔带过的,这样一个‘宁愿给妻子竖个贞洁牌坊,也不愿意她活在世上’的男人是不值得原谅的!我不要大团圆结局,我扮演的陈赛金不跟他回家!”因为吴琼的提议,《红罗帕》将留给观众一个开放式的结尾。而这样的结尾更发人深省,不落巢臼。(杨菁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