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老竟捣腾起电脑来

发布时间:2006-08-15浏览次数:2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7月31日13:13 信息时报

  

不服老竟捣腾起电脑来
人物简介

  杜襟南

  原名陈嘉,1916年7月出生于上海,在广州长大,现年90岁。16岁时就和欧阳山等一起参加广州“作家俱乐部”活动,17岁组织进步文学团体“力社”,被捕进过监狱,抗日战

争、解放战争期间长期从事地下党的工作。解放后,先后从事过机要工作、大学副校长、社科院等工作。1989年离休。

  一见杜老,精神矍铄的他,首先和记者来了个“革命式的握手”,有力而亲切;和他交谈,他能说会道,思路清晰,时不时,他还抛出一两个历史问题考考记者;说到以前的困难时候,他说熬出来了,接着笑笑……经历过革命风雨,90岁的杜老如今很爱笑。

  他的家里有“五笑”

  每个去过杜老的家里的人,都会发现他的家里有“五笑”,即五个“笑”字。这五个字有的是80多岁,目前已离开人世的老朋友送的;也有7岁小孩来到他家时,特意为他写的。五个大大的“笑”,布满了杜老家的墙壁。“大家都说我爱笑,所以都送‘笑’字给我”,说着这话的时候,90岁的杜老咧嘴笑着,像个小孩。

  他说,生活就是要乐观,心态好,这可能也是他长寿的秘诀吧。“没饭吃,没水喝,治不了病……那种你们想都想不到的困难,我都顶住了,熬出来了。”所以,现在的生活,杜老更是笑着过。

  狱中认识老党员

  就是这样一个爱笑的杜老,经历过太多复杂的历程。他说,他还没入党,就和共产党有了一样的“待遇”。17岁时就被反动派关在广州南石头监狱。

  1933年5月,在广东工业专科学校读书的陈嘉(后改名杜襟南)与几个热血青年发起组织了“力社”,编印进步刊物《诗歌》,揭露国民党当局的腐败和社会的黑暗,宣传和歌颂中国共产党和红军,惊动了反动当局,在当年12月召开第一次社员大会时被捕入狱,罪名是“共嫌”——共产党嫌疑。

  “坐牢,不怕,枪毙,是烈士!”90岁的杜老回忆起自己年轻时的经历笑笑说,而那时候,他还不是一名共产党员,如果枪毙了会是烈士吗?但就是这段两年的牢狱的生活,让他结识了自己一直想接触的共产党。陈嘉在狱中结识了不少当时早期的共产党人,接受了许多进步思想。尤其让他难忘的是狱中的“地下学习”。监狱里有一个秘密的图书馆,革命书籍在互相信任的革命者之间相互传阅。在取得了狱中党员的信任,他是带着镣铐传阅了一本本革命书籍。“看完一本又一本,我读了好多好多书”。

  为革命改名换姓

  1935年5月,陈嘉出狱。他开始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参与发起建立广东青年抗日先锋队。于1939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后参加了东江纵队,投身于抗日武装斗争。1940年,由于陈嘉之前先后活跃于各种社会活动,被当时的反动派盯上,名字一度被公示在要逮捕的名单中。于是,从此陈嘉隐姓埋名为杜襟南,直至现在,他的老战友们仍然习惯叫他杜襟南。

  从1941年开始,杜襟南在东江纵队主要负责机要电台的工作。在战争年代,机要电台负责和中央领导保持直接联系,肩负着绝密使命。机要人员都是领导的贴身工作人员,任何情况下都是受重点保护的。因为中央与部队的全部电报往来都是他们译出的,密电码也在他们的脑子里,一旦被敌人抓去,如果泄密,后果不堪设想。

  “也就是42、43年,这两年间,我经历了最难的时候,那时候我们这支队伍只有一个医生,仗打得厉害的时候,我们没饭吃、没水喝、我生病很难受,治不了,那时候真的感觉生活没希望了……但眼前又看到好多前线的重伤伤员,我就想,他们前线的都顶住了,我就没有什么顶不住的”。就凭着这股精神的支柱,杜襟南说自己“熬出来了”。

  老来仍然爱学习

  解放以后,杜老先后在中央华南分局机要科任职,接着去了贵宾会官方网站任副校长、党委副书记。并于上世纪80年代回了广州在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工作,直至1989年离休。离休后的杜老仍然没闲着,他说,自己从小就爱读书,爱文学,喜欢学新东西。前五年的时候,80多岁的他,也开始“捣腾”起电脑了。现在杜老生活的全部就是看看文学历史书,他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不在身边,平时,杜老和老伴自己照顾着自己的生活。

  “现在新出的各种小说可真多啊,我感觉自己很落后了,跟不上年轻人了”。杜老还开始自嘲了,但杜老会坚持每天看报纸,看历史小说。杜老说,只有坚持学习,才能保持脑子能转。而记者在采访时,杜老还时不时向记者抛出一个历史问题,让记者措手不及。

  每个月,杜老还和自己的老朋友聚会一次。一次聚会下来,杜老总是乐呵呵地回到家。看书、看报、聚会,一日三餐,杜老说现在的生活不错,接着,他又乐呵呵地笑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