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3光影留声:诗歌、革命与爱情——叶芝的枪与玫瑰

发布者:院团委发布时间:2017-10-13浏览次数:27

叶芝相信,当你提起一个逝者,就唤醒了他的灵魂。

我把心铸人我的诗,

好让你,在渺茫的未来,

知我心曾如何同它们

追随那镶红玫瑰的长裙。

叶芝的玫瑰,是群山唱响、星河璀璨的爱尔兰,是情人若即若离的笑、腰封的花。

叶芝的利刃,是杜鹃啼血、振聋发聩的文字,是一九一九出鞘的怒、笔尖的烟。

  

尘世太尘,苦海太苦。

孩童说浪漫,是未经世事的怅惘,肤浅还骄妄。

中年人说浪漫,即便是久陈后的肺腑之言,也是廉价,滥竽还刺耳。

诗人说浪漫,是一襟泥和鲜红的开怀,

是布尔本山之巍巍,是吉尔湖水之茫茫——

是高不可攀,是深不可测。

  

与本期的光影留声一同摊开尘封的诗卷,体味诗人的浪漫,寻觅叶芝的枪与玫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